【喻黄】猫奴喻文州

不甜不要钱


学校附近的咖啡厅来了一只猫。

“呀,下课一定要去看看。”走在路上的女孩子们这样说。最近几天,每次当她们路过那家咖啡厅时,总能看见那只猫窝在橱窗前的垫子上打盹,眯着眼,尾巴团在身侧,很懒很懒。

当然是为了猫,也不只是为了猫。

咖啡厅的店长是一位黑发的年轻男人,皮肤很白,像常年不见光,黑与白在他身上总是格外分明。吧台朦胧的灯光一照,长长睫毛就带出很深的阴影。远远地隔着看时,总觉得有种疏离感,但他笑起来的时候却十分温柔,仿佛冰逝雪涣,眼睛一弯,柔软的笑意都像是要满溢出来。

“店长绝对是甜党。”姑娘们坐在一块儿喝着咖啡,悄悄地看着正在吧台后面准备甜...

【喻黄】回归(4)

4


  黄少天端上了热茶。客厅头一次发挥它应有的作用,两人一终端对坐,喻文州的狐狸不知什么时候又窜了出来,毫不犹豫地霸占了最温暖的地方,趴在他的膝头,被喻文州有一搭没一搭地顺着毛。打着呵欠,依旧是懒懒的样子,连眼睛也不愿意睁开。

  他缓缓地开始自己的讲述。

  “联盟接受到一艘名叫阿斯忒瑞亚的飞船的求救信号。这是一艘全体船员都是人类的探险船,七十年前被赋予特殊的任务,直到我受命出发前,联盟才接收到阿斯忒瑞亚的求救信号。”

  “任务选定的目标是k—2—2H行星,是一个冰冷的、没...

【喻黄】回归(3)

 能看到这条更新的都是有缘人


3


  卧室的门被轻柔地带上,最后的一线光消失在门扉背后。然后一切归于沉寂。而本该在沉睡的人却在脚步声远去后,悄然睁开了眼睛。

  他靠着床榻,缓慢地抬眸注视着眼前的一切——视线越过笼罩在阴影中的事物,隐没的窗彻底遮蔽南十字的反光,只剩床脚一盏地灯还在尽职尽责地抵御黑暗。

  沙发,写字台,茶几,纸篓,陶制花盆里的植物肆意舒展,泛着清淡的荧光。一架老式的脚踏钢琴,面板上支起的铜质烛台上空无一物。他的视线向上,巨大的木质书柜上排满了书籍,将整个卧室包围起来,像一...

【喻黄】热带

一个小片段

就算只有两千阅读量也不能阻止我摸鱼  是我爱的总裁喻X员工黄 狗血慎入

今晚接着更回归


  他在的城市常下雨。午后三时十五分,大雨瓢泼而至,预谋已久,从容不迫。楼梯玻璃门边正数第二排,是他的工位。白炽灯营造的穹顶之下群蚁碌碌,他时常被这无力的庸俗所胁迫。屏息凝神,扮演一个亡命之徒,巧妙周旋,与野兽即兴搏斗,也忘情凝视深渊。

  他的西装外套上还沾带有雨水的气息。楼下新开张家咖啡厅,上班来时下了小雨,出地铁口一眼便望见橘色暖光。早晨七点的商圈尚显清冷,他撑伞隔着雾蒙蒙的雨...

【喻黄】回归(2)

自娱自乐向星际种田文  HE保证

大噶好日更lo主要上线了(别信


2


  事实证明黄少天似乎拥有一种神秘体质,是三维空间里能呼吸的以利亚,如果仿生人也拥有生命,他凭一张嘴就能咒死一整个星球的生物。数据库里储藏的惨痛记忆告诉伊芙不能让黄少天说出“傻”这个关键字,然而为时已晚。他的话音刚落,虚空里漂浮的终端目光复杂地看着床榻上双目无神的人,然后转头给了黄少天一个栩栩如生的……白眼。

  黄少天:“……”

  黄少天:“伊芙你刚刚那个表情,真的,太像人了。”

  终端...

【喻黄】回归(1)

自娱自乐向星际种田文   非常非常慢热    HE保证


1


  天还没有亮,他蜷在毛毯里,悄悄睁开眼睛。他听见了一丝微弱的响声——说是响声并不准确,更类似于某种灵光一现,又转瞬即逝的神秘事物。外面是冰窟窿般的寒夜,即使是仿生人,也不愿意在夜晚活动。寒冷会让他们的血液冰冻,感知迟钝。最重要的,他们在数百年来为了向人类演化所做出的努力终于有了实质性的回报——寒冷给他们带来远古的恐怖感,这将是仿生人进化史上最重要的一步,对黑暗、寒冷、和一切未知的东西产生敬畏,这将让它们更像人类。人类尚...

【7:00|生贺】云深不知处

云深不知处

 

之前这篇锁了 ,现在放出来(虽然没改什么…


  师尊亡故的消息传来时,他尚在沥洲云游。时日渐逼年关,朔风吹寒,往北的官道已走不通,只好又折了返去,孤身走马山岭野道。不是太平岁月,前路兵荒马乱。他书剑负身,眼底清净,容不下奸佞肆行,看不得众生疾苦,时有拔刀义举,一去二来,脚程又耽搁了好几日。循着旧路走,所见尽是残败之景,寒鸦守在空城上空逡巡不去,他一颗心缓慢地往谷底跌去。这日甫至山口,欲寻了茶肆歇脚,守店的掌柜颇为冷淡,盘腿坐在柜台里拨弄算盘,稀松抬眼间见有客至,也只是提了壶茶来,稍后奉上一只粗瓷茶碗,便又返身去算他那笔不清不白的...

【喻黄】宴喜

*第三人视角预警  


1


  宴喜探过身去,捻灭了床头的灯。那灯泡的温度却还在,乳白色灯罩下隐绰一粒虾红,星星一点火。她闭了眼去,手脚在床榻上安放妥当,预备入睡。窗外风起,棕榈树叶,如同筛过的云母碎片,誊写出烟霞蓝的苍夜。眼睛让夜灯熏照过,还残留着温暖光源。三月香港的夜,是银蓝的,像画片里印度的少女形态的神,发蓝的皮肤,浓墨重彩的眉与眼,额心一点吉祥痣,都笼在热带斑斓的阴影里,在溪水边俯身,怀里抱着幼鹿,膝下流水淌进深不可测的阴间。岑岑长夜,山上的修道学校,夜的蚊帐拿烟蒂烫个洞,露出蚊香似的一弯月。听不...

【喻黄】祝君好(上)

给珂珂的生贺  你要的骨科喻黄~ @可瞰 

注意避雷


*

  黄少天挎着书包冲进家门,前脚落地,后面倾盆大雨跟着就来。

  他一边磨磨蹭蹭地换鞋,眼睛却四下打量着虚掩的那扇门。那门缝里隐约里透出光。他刻意弄出大动静,屏住呼吸,但半晌房间里也无人走出。他像是松了口气,却又有点莫名的失落。像是精心准备的恶作剧,却被人轻飘飘绕道走过,料想中的指责怪罪无影无踪,一点痕迹也不曾留下。看上去是没有人在。他顺势躺到鞋柜旁的沙发上,书包扔到一边,昏暗的门廊里只听得见挂钟走动的声音,似乎走...

1 / 3

© AsteRia | Powered by LOFTER